姚槐的“国大代表”释疑

作者:管理员   | 发布时间:2016-12-30 16:39:15   | 来源:

晚清时期的1904年,姚槐出生在广西象州南乡里(今象州县寺村镇)寺村村一个富户人家。其父姚有章为当地乡绅,颇有权势。姚槐头脑灵活,社会活动能力很强。曾任象县警察队当文书、在白崇禧部任营长、团长兼支队司令。他看准国民党桂系白崇禧是一棵可投靠的大树,进入白的亲信圈,深得白崇禧的好感。民国36年(1947年)“六一”运动后,姚槐回象县与陆学藩竞选国民党“国大”代表,姚以多数票当选。

相当的象州人都知道,姚槐在象州当选国大代表,但无佐证。1987年在收集资料,编纂建国后象州第一部县志工作中,为进一步证实姚槐的国大代表代表身份,我到南京国家第二历史档案馆收集资料时,详细翻阅了民国37年(1948年)国民党时期最后一届国大代表会议资料,拟摘录姚槐的国大代表资料。当时在南京召开的国大代表大会,有一本专门的资料汇编:内文有代表参加会议通知、代表报到册、每个代表参会议时附有一张照片,缺席有名字无照片,留有空框□□□,例于宋庆龄代表,注明缺席会议,列有代表名单、会议通知,而缺少照片。

查阅广西代表团名单,找不到姚槐的名字;又从党派代表团寻找,也没看到姚槐的名字;再从安徽代表团、军队代表团查找均一无所获;最后将各代表团3000多人都找遍仍未找到其踪影。可姚槐去世时,明明在当时的《参考消息报》上说姚槐以“国大代表”身份居住台北,台湾的所谓国民政府都说姚槐是“国大代表”。在南京档案馆找不到姚槐的国大代表名单,难道是资料的缺失?国家历史挡案馆不会存在这样的失误,姚槐的国大代表身份是否以讹传讹而来?百思不得其解——直到20102月在《文摘周刊》上看到摘自《文史月刊》2010年第一期杨森奉写的“国民党最后一届的‘国大’闹剧”一文,才弄清姚槐的国大代表的来龙去脉。

民国37年(1948329日)南京召开的“国大代表大会”选举总统、副总统,各地“国大代表”纷纷到南京参加会议,代表3000多人,其中基层民选得票最多当选“国大代表”的有四五百人,都到南京参加会议。但这些代表都未领到代表出席证,均不能参加会议。当时蒋介石为了拉拢青年党、民社党同台唱戏,强迫这部分“国大代表”将席位让给青年党和民社党,这部分代表称为“退让代表”。这四五百“退让代表”惹不起蒋介石,但在地方上是都是独霸一方,为竞选“国大”不惜花费大量钱财,为的是捞取政治资本。可是,就像煮熟的鸭子说飞就飞呢?把席位让出来,等于要了他们的命。咒骂之余,他们提出“攻奸打倭”的口号,成群结队大闹国民党中央党部、选举事务所等机关。甚至在开会的前一天潜入正在布置的会场,坐成两排,散发传单,发布“绝食宣言”;后被宪兵驱散。会议进行中的417日,“退让代表”400多人胸佩“民选国大代表”的红绸,硬闯会场,高呼:“你不让老子出席,老子硬要出席!”“大不了血溅会场!”“驱逐民、青两党代表!”“反对党权高于民权,党纪高于法纪,个人独裁高于民主!”“伪代表选出的总统是伪总统!”场面煞是好看。蒋介石被弄了个措手不及,只好派人暗中疏通,答应发给“退让代表”“国大”当选证,发给来回旅费,并保证下届可以出席等等条件,这场闹剧才算告一段落。

由此看来,姚槐当年拉选票当选“国大代表”是实,开“国大会”时到过南京是真。只因其为民选代表,成了蒋介石的“退让代表”。自然,国家历史档案馆的“国大会议资料汇编”中肯定没有“退让代表”的名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