抱村的老砖屋

作者:管理员   | 发布时间:2013-07-25 10:25:00   | 来源: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春雨如丝、如雾、如烟、如潮。透着这缕缕雨丝,位于大瑶山脚下的象州县百丈乡抱村古老的火砖屋如同淡淡、蒙蒙的写意画,忽隐忽现。经受数百年风吹雨打,村中的古建筑群,青砖黑瓦,色泽深沉,依然挺立在近年建起的一栋栋现代建筑中,格外显眼、壮观。一对对活泼机灵、小巧玲珑的燕子从古老的火砖屋飞出飞进,为村中古建筑群增添了不少生机和色彩!

    记得孩提时,到抱村走亲戚,看到这些古老的火砖屋,除了羡慕之外,就是寻思这老屋肯定是大财主或者是在朝庭里当大官的祖上留下的。其它的就没有多想,也不会想。

    直到八十年代,在百丈乡政府工作,对抱村这些老火砖屋产生好奇,才关注它。也就是这个时候听到老人们讲述关于这些古老火砖屋的传说。

    据说抱村的古老火砖屋主人原来是清朝乾隆年间一位官至正六品,时任州司马的官员蒙廷拔所建,蒙庭拔当时在广东省府任海事官,负责两广关税征收,由治理有方,政绩突出,深得朝廷赏识,特御赐白银2万两。他为了答谢父老乡亲和这方水土养育之恩,也为显示功名,鞭策后世,特雇广东工匠承建这批住宅。这批住宅原为二十六座,咸丰元年被太平天国起义军焚毁了三座,现尚存二十三座。据说烧宅的原因是当年起义军屯兵中平时,在当地招兵买马,因抱村有人不从,起义军遂以烧房相逼,一些村民为避免房屋被烧而随军,过后多数伺机逃了回来。

还有另一说法是,明末清初,这带一户蒙姓人家的大小老婆分家了,小老婆就搬到了现在抱村的地方。这地方青山环绕,村前不远处河水长流,清澈见底,抱村也许因此得名。小老婆的儿子很争气,考上了举人做了官,时逢两广总督府年年税收不足,难以支撑财政,小老婆的儿子毛遂自荐当上了两广总督税务官。小老婆的儿子上任后,征收的税入库,养起了两广总督府。这是件了不起的事,龙颜大喜,御赐金银,小老婆的儿子就用这些“龙金”建了二十四座火砖屋。  来到村背岭高处,二十几幢老屋尽揽无遗。如今在我们眼前的抱村,三面环山,村前一马平川,一条小溪穿村而过,溪水宛如淘气的孩子,东奔西窜,一路上灵活地翻着跟头,那么自由欢快。另一条源于金秀县大樟乡的大泠汀河横在村前,自南向北奔流,溪流、河流似两条玉带缠腰。隔河相望是我的出生地——欧阳村,欧阳村只有廖廖几座古老火砖屋,比抱村的高,但比起抱村的建筑规模来就逊色多了。听老人讲:祖上在用这些火砖建屋时,质量要求很高,每块砖面必须人工磨得平平整整,几乎一样大小方正,古宅砖墙灰浆勾缝平整,美观而坚实,现在人们还依稀可见一些砖块被磨的痕迹。抱村的青砖黑瓦古建筑群,建筑规格同一模式,每栋房子设计合理,大屋每栋面宽3间,160平方米,中为正厅,厅内置木雕神龛,是主人会客和祭祖的地方;左右为卧房,两层木楼,用于贮藏稻谷等。正厅大门向着大院而开,高宽敞亮,门板厚重;门槛、门墩均用青石凿成,石面油光发亮,有的旁边还有花草雕饰,主人习惯茶余饭后闲坐门墩聊天。正厅的山墙墙壁上,绘有精美的渔樵耕读、田园情趣以及自然百科壁画和诗文,写实严谨,勾线平匀,气质不凡,墨彩斑斓;院外墙角、门角装饰有精美浮雕,屋檐上雕龙画凤,屋顶龙虎静蹲,因受风雨的侵袭,也色彩斑驳模糊不清,但气势磅礴,令人赞叹不已;整幢宅院壁画、檐彩、门槛门墩石雕,诗文书法熔为一体,禽兽花草栩栩如生。    

 在抱村古老而幽邃,泥泞且湿漉的小巷穿行。这些巷道或直或曲,纵横交错,而且不时有些或大或小的拱门构建其中,古旧的窗棂,刻龙雕花的飞檐,布满青苔的墙脚,不宽的巷道铺的是鹅卵石或青石板,保持着数百年来独特的风格和气息,在历史变迁中不断向世人展现着不同寻常的魅力。生活在高楼林立、车水马龙的现代城镇都市,偶尔走进这古色古香、曲巷清幽的抱村老屋小巷,高一脚低一脚地行走时,让你切实感受就像在迷宫里漫行,躁动的心会在瞬间得到沉淀,远离喧嚣的淡泊与宁静,有着深深依恋的别样情怀。老火砖屋的主人大多迁出搬进新居,有的用来养猪,有的用来养蚕。想必,老火砖屋的主人的祖上不会奢侈到用御赐的房宅来如此用途。但现代人不会把老火砖屋像御品那样供起来。    

80多岁的蒙老诉我们,抱村可谓是人杰地灵,清朝年间,官员迭出,先后共出了6名六品官,8名七品官;民国期间,抱村出了多名军政要员,其中一人官至中将军衔,为后人所景仰。古建筑中有官府及亲友赠送的各种牌匾,字迹古朴典雅、端庄劲秀;据说原有牌匾十八块,多数在“文革”时期“破四旧”运动中被销毁了,遗留的牌匾均被石灰粉刷才“逃过一劫”。现存下来的有“符竹青标”、“武魁”、“仁里沾福”、“木金分祉”、“明经第”、“眉案恒春”等六块。 

    抱村有600多人口,居住在老屋的多为老人,年青人都外出打工了,只祖孙留守在家。小的多数还没到上学年龄,却很少看到结伴玩的成堆小孩。老人的村头扎堆打大字牌、下三棋、打扑克,抽烟吐雾。问他们老屋好住还是新楼好,老人笑了。有钱起新屋,住里面洋气。没有钱起新屋就住老屋,住老屋有它的好,冬暖夏凉,住的舒心,再说农民也没那么多讲究。